澎湃评女医生:舆论暴力在找下一个“猎物”

  起因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女医生在游泳池游泳时被13岁的男孩冒犯了,男孩拒绝道歉还做鬼脸、吐口水,女医生丈夫一怒之下教训了男孩,孩子父母得知后,先是在室打了女医生,后又到医院,要求开除女医生。女医生不堪压力,躲在车里,了。

  这是一起表面看来并不值得的死亡,令人喟叹。然而其中细节耐人寻味,男孩的家人曾经散布过男孩被打耳光、按进水里的视频,视频被一些自媒体转载报道后,网络上声讨女医生夫妇的声音一度甚嚣尘上。现在网友想追究的是,到底男孩家长逼死了女医生,还是声讨女医生夫妇的言论杀了人。

  在畅销书《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中,作者平克·斯芬克斯检视了从史前到21世纪的暴力发展史,试图证明人类社会的暴力是在持续降低的。只要是稍有观察力也会发现,当今世界群体性的暴力和个体间的暴力对抗是在减少,但是暴力也在不断衍进出新的形式——钝刀子割人的舆论暴力,既伤人于无形,又难以找出可以定罪的祸首。

  与以往的网络暴力事件不同的是,这个案件中涉事男孩的家人扮演了主动召唤舆论暴力的角色,而且是在现实中和网络中双管齐下。

  他们剪辑了游泳馆现场视频发布到网上,直接将经过复杂、各有过错的私人纠纷,简化为“打孩子”。要说没有意识到网络舆论会汹涌而至,恐怕没人信。相反可以推断,正是因为意识到网友口诛笔伐的威力会比派出所民警的调解更解气,能让医生夫妇道歉的姿态更低,他们才会做出这样的“公报私仇”的选择。“打孩子”的新闻标签,恰恰是前段时间舆论敏感所在。

  为了确保暴力的有效性,他们还为“复仇”加了码——去女医生的单位。至此,现实环境中的舆论暴力和虚拟网络环境中的舆论暴力同时到位了。

  如果说以往公共事件中的网络舆论审判,是因为法律和制度介入不足、介入不及时,触发了社会自我修复的机制。那么,这个案例则向我们展示了,如果不加控制,网络舆论暴力的滥用会越来越如失控的“野兽”:不为公义只为私仇,不为重大由头只为在芝麻绿豆的纷争中占个上风,有心人可以很有“技巧”地掀起惊涛骇浪。

  换言之,屏幕前的人,在网络发言时一定要更加谨慎,你敲下的每一个字都有可能成为别人泄私愤的工具。自媒体时代,信息的量在暴涨,真实性、可信性却越来越难考证,如果不愿意花心力或者没有能力去交叉求证、辨别真伪,“君子寡言”倒不失为一种宝贵的品质。

  暴力,并没有随着女医生的死亡而消亡:男孩家长和涉事自媒体正在遭受新一轮的网络暴力,他们私人信息和家人情况被“人肉”,新的审判席虚位以待。

  据说人类最大的教训,就是从来不会吸取教训。网络暴力这头“野兽”一再证明,一旦它被召唤出来,谁也难以预料到它的胃口有多大。期待法律的缰绳能将它制伏,避免悲剧再发生。




    主管:长春新闻网 主办:http://www.whds.org.cn

    邮编: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