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范文 ​2018年高考时评类作文素材16篇不看可

  人与人相处,最重要的是弄清本分与情分。在由各种各样的契约将陌生人编织在一起的现代社会里,分清这一点尤为必要。

  比如在地铁和公交车上,让座是情分,而不是本分。要能明白这一点,因让座而引发的大量争执都会烟消云散。

  但偏偏很多人拎不清。近日一名外卖骑手向媒体记者吐槽,他经常会遇到一些客户让他带垃圾下楼,又不好意思拒绝,他感觉这不太尊重人,希望记者呼吁一下,大家不要让外卖骑手带垃圾。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有的骑手有同样的苦恼,但也有骑手认为带垃圾是举手之劳,甚至有主动要求给客户带垃圾下楼的。(《楚天都市报》)

  骑手是送外卖的,按时按点把外卖送到是他的本分,如果他主动要求带垃圾,这是情分。但客户不应该将骑手的情分当本分。

  为什么外卖骑手不能直接拒绝非分之请呢?很简单,客户掌握着给骑手打分的权力,得了差评就会扣分,积分低了就接不到距离近酬金高的单子。大数据的威力一览无余。

  由电商普及起来的客户评分制度真是一个好东西。小小的一个打分,几乎以一己之力大幅提高了整个社会的服务水平。可以说,中国的消费者正生活在史无前例的幸福时代。我们可以给滴滴司机打分,他们便不敢绕路或抱怨;可以给银行柜台办事员打分,他们再不耐烦也要保持微笑。我忍不住想,什么时候政府办事大厅全部引入匿名打分制,并且将评分与收入、晋升挂钩,就不会再有“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新闻了。

  但有时候打分制这个好东西也会“异化”,比如网购买家用差评要挟卖家或者卖家为消差评而骚扰买家。新闻里说,一位中年妇女没签外卖就先把垃圾递过去,她很可能就是在暗示自己拥有差评权。

  有些人可能是被“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给误导,真把自己当上帝了。在餐厅里冲服务员吆五喝六,跟在家里理直气壮地让骑手丢垃圾,都是同一副嘴脸。

  “顾客就是上帝”这句口号在改革开放初期提出并流行起来,有其合理性,甚至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所谓不过正不足以矫枉,集体主义年代顾客的地位太低了,需要刻意拔高一下。但是市场经济发展至今,“顾客就是上帝”应该淘汰了。

  顾客不是上帝,服务员也不是孙子,顾客就是顾客,服务员就是服务员。没必要刻意拔高一方,贬低另一方,双方公平交易,地位平等。其实聪明的顾客不该奢望当上帝,因为当面卑躬屈膝的人可能转眼就会骂娘使绊子。双方先各归其位,回到本分,再来谈情分就不尴尬了。送餐的准时准点,点餐的平等待人,再谈多一些体谅或多一些服务。

  中考体育测试本是为让学生加强锻炼,提高身体素质。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学生为拿高分,竟服食含有兴奋剂类药物。这不仅背离考试初衷,更会危害学生健康。是什么让学生、家长如此铤而走险?当体育被异化成一种应试,学生又能从中收获多少健康、快乐?(7月14日中国青年网)

  兴奋剂丑闻一般出现在国际、国内大型比赛中,出现在一些著名运动员身上。而这一丑闻如今却出在即将毕业的初中生身上,这就有点奇怪了。而且这些学生服食含有兴奋剂类药物,是在家长知情的情况下,甚至是一些家长指使孩子服用的。兴奋剂虽然在短时间内能提高体育成绩,但对学生的身体危害很大,那家长明知兴奋剂对学生身体有很大伤害,为何还要铤而走险呢?

  首先是为了提高学生的成绩。现在,中考体育成绩好或差,影响到孩子的总成绩。如果体育测试过不了关,那等于无法上好的学校。而时下,各地都在搞应试教育,功课把孩子压得喘不过气来,很多学生每天晚上只能睡四五个小时,更谈不上抽出时间来参加体育锻炼了。无奈之下,只得临时抱佛脚,选择让孩子食用兴奋剂来提高体育成绩,至少要让孩子过体育测试关。

  其次,反映出教育出现了问题。不管是学校还是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对于学生服食兴奋剂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很多学校只重视文化教育,对孩子的身体根本不当一回事,每天布置大量的作业,使学生根本没有歇一歇的机会。教育部门虽然也对学生的体育锻炼时间作出过“每周不少于4节体育课,每天不少于锻炼一小时”的要求,但哪个教育部门能真正到学校去督促落实。试想,如果学校把教育部门的有关规定落实到位,学生天天有一个小时的锻炼时间,那么,体育测试时,用得着服食兴奋剂吗?

  另外,对兴奋剂的监管存在漏洞。学生在体育中考时服用兴奋剂,这种现象已存在一段时间了,不少家长微信群里都在私下交流体育测试的“过关秘笈”,在网上咨询交流各种关于依靠功能性饮料或药物增强体力应付体育测试的招数,甚至有人直接询问何处能购买到“兴奋剂”。有关部门难道一点也没有听说吗?发现了怎么不去认真查处呢?一些学生及其家长还能够从药店、网店轻而易举地买到兴奋剂类药品,说明药品监管上存在漏洞,对于一些带有兴奋剂成分的药物,有关部门为何不明确进行限制。

  兴奋剂入侵中考体育,有关部门要认真反思一下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堵住各种漏洞。最关键的是,要减轻应试教育的压力,把学生的体育锻炼时间真正落实,引导学生自觉参加体育锻炼,从源头上改变人们不重视体育的坏习惯。只有让学生的身体素质提高了,兴奋剂也就没有了任何用处。

  李文星死了。据警方消息,7月14日18时55分,天津静海警方接到报警,“在静海西外环与北外环交口沟内发现一具死尸”,死者是东北大学2016届毕业生李文星。经法医检验“未发现有外伤”的李文星,在其身后引爆了互联网上一场异常热络的讨论。

  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的非正常死亡,在之恶、招聘网站之责的公共讨论中,人们甚至还来不及给死因寻到一个相对明确的结论,“意外溺亡”可能是最接近客观真实的说法。警方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组织”。

  媒体遍寻死者合租室友、家人以还原李文星生命中最后两个月时间里的点滴线索,这个毕业时间不长的大学毕业生,不幸堕入对招聘网站的“信任黑洞”。在求职网站、组织与李文星之死中间进行责任的归咎,并非难以实现的目标。指责求职网站的工作疏忽或者说“难辞其咎”,也是常见的公共愤怒。互联网技术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公众对于网络技术的依赖需要技术性的背书和信任托底。信息是否安全可信,互联网一代对某种网络产品的使用和依赖,是建立在现行法律对互联网产品的约束和规范基础之上。法无禁止的自由不是一种无限制无条件的自由,网络产品为用户提供安全可靠的信息,为供求双方提供便捷交流的平台,招聘网站恐怕无法用技术失误来为类似李文星之死做解释。

  网络产品并不天然具有公信力,“网上说的”并不天然可信或者不可信,网络产品的公共形象和信任度依然需要市场不断锤炼和检验。问题在于,算不上卓越的某个互联网平台一旦导致巨大的社会悲剧,其善后所需要的成本同样是巨大的,李文星之死如何追究招聘网站的责任,民事抑或刑事,过去面对类似的公共事件,甚至责任方体量庞大如百度都带来社会治理的难题。

  李文星在不幸身亡之后,将大学毕业生(甚至是985大学)作为某个标签,公共表述之中似有言外之意。大学或者说重点大学,其毕业生被人们认为具有天然辨别的技能,“连大学生都被骗”,或者说“连重点大学的学生都被组织骗”,之恶、传播之广为公众所忧虑。提防和辨别成为一种公众所希望掌握的技能,这也是对公共管理部门及时履行职责所提出的要求。新的时事热点被利用进行蛊惑和,对犯罪活动的严厉打击存在执法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辨别不仅是公众所应该掌握的一项技能,也应当是地方积极履职和对加强打击的重点突破口。

  以往突发个案发生以后总会有窝点被精确打击,这样的连锁反应令人尴尬。社会欺诈与信息安全的疏漏并不是人的经验和阅历足以抵御的。李文星之死引发公众热议也在加剧和复刻人们的个中体验,社会是否有能力为之求解,依然是个未知数。

  七八岁的孩子被父母送去参加“军事夏令营”,针对中小学生开办的国外游学动则开价数万,还未上小学的六龄童一周要上18节课……这两天,类似新闻屡屡刷屏,无怪乎家长月薪3万撑不起一个孩子的暑假,孩子则“暑假比上学还累”。

  尽管从不缺乏对父母们“疯狂报班”的批评,但我们很少听到来自当事人的反思。这其中,既有望子成龙的传统中国式教育观在起作用,因为艺术特长、体育水平不仅与升学考试挂钩,能成为孩子进入好学校的敲门砖,从更长远的个人发展方面来说,其在促进孩子身心健康发展、陶冶情操等方面,确实能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但更多的,恐怕还是被大环境裹挟的无奈。“身边人家的孩子都在学,自己孩子不学就要落后了”是家长们普遍的焦虑。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家长们恨不得孩子的每一秒都被学习填满,在暑假这一整块时间里,这种无形的竞争更是在看不见的角落打得硝烟四起。站在这个角度看,虽然“攀比式育儿”、“炫富式教育”让人反感,但其中透露的,是身处各阶层的父母们在面对孩子教育时难以言说的沉重心理压力。

  家长们当然是用心良苦,但不能掩饰很多做法缺乏理性的本质,根本原因在于他们既搞错了教育的初衷,也违背了教育的规律,曲解了教育的内涵,最终让孩子压力山大,也让自己疲惫不堪。这样的教育焦虑症互相传染,堪比。

  英国教育家怀特海在《教育的目的》开宗明义说,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激发和引导人的自我发展之路,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人”。要激发和引导,首先要遵循孩子的兴趣与爱好。一些父母碍于升学考试、面子、攀比心理等因素的考虑,不顾孩子是否适合与喜欢,替孩子做决定的现象屡见不鲜。在这种被动中选择的课程、培训、活动,对于好奇心强而自制力较差的孩子,能在多大程度上达到预期效果,实在让人怀疑,甚至是否产生反作用、让孩子产生厌学和消极心理也说不定。

  其次,我们经常说教育要循序渐进,除了少数天才,什么年龄段的孩子适合学习什么,是由其特定的认知水平、心理因素等决定的,教育就是要在此基础上制定适合孩子的学习规划,科学引导其完成这一阶段的学习目标。但在一些热衷报班的家长们眼里,自己认为对孩子好的、别人孩子都在学的、社会上火爆的才是衡量是否该学的三要素,比如针对给六七岁的孩子报“军事训练营”的热潮,有专家就指出把握不好容易让孩子产生自卑和逆反心理,与家长的初衷南辕北辙。

  此外,遵循教育规律还应当包含家长们要综合衡量家庭实际情况。一些父母不顾家庭的承受能力,过度追求更“高大上”的培训班,让大人小孩都背上了沉重的精神负担,得不偿失。

  第三,对于学龄前儿童和中小学学生,暑期教育绝不仅是学习一门技能、一种乐器那么简单,独立、勇敢和团队精神也不一定要报班才能实现,暑假更应当是培养亲子关系、巩固和谐温馨的家庭氛围的好时机。对于现在学习繁重的孩子,父母的陪伴与交流显得尤为重要。父母可以教会孩子做饭、洗衣等一些力所能及的生存技能,或者与孩子一起开展亲情阅读、外出旅游、社会实践等亲子活动,都是很好的过暑假方式。

  素质教育喊了这么多年,各种培训班却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抢占孩子们原本最有资格快乐的暑假,不能说不讽刺。仅从家长层面而言,培养科学理性的教育观,少点冲动和攀比,真正遵循孩子的性格和爱好,让孩子们都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有意义的暑假,应成为父母重视的必修课。




    主管:长春新闻网 主办:http://www.whds.org.cn

    邮编: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