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辣时评 城市规划怎样才能“硬”起来

  去年9月,北京市通州区政府历时5年对京杭大运河通州段进行的改造刚刚完成,新一届区政府的新规划方案已提上台面。在新的“长远规划”里,90米宽的河道拓宽为200米,这意味着刚刚改造建成的部分项目要被拆除。仅运河文化广场部分拆除就造成损失约千万元。

  城市规划本应该是非常严肃的。比如,在生活中,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该拆的房子都将坚决被拆除。然而,在一些地方,城市规划却犹如某些领导手里的面泥,可以随心所欲地拿捏,也许一时心血来潮,就想在什么地方拆几座房子建个广场。每一次拿捏自然都会有自己的理由,或者说“为了加快发展”,或者说“为了改善老百姓的生活环境”。面对群众的质疑,也可以用“要从长远看,该损失的就要损失”等理由来回应。

  笔者认为,城市规划对老百姓的“硬”与对某些领导的“软”,是因为我国缺乏城市建设规划责任追究体制。规划冲突或规划不当而造成的损失,全由老百姓埋单,而很少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而更为重要的是,对规划有决定权的是规划部门或某些领导。近些年,有些地方将一些城市规划向群众展示,请群众提提意见与建议,这样做自然很好,但总的来看,老百姓对拆与建的影响力还不够大。这样,规划还是不能科学实施,而百姓和国家的损失等,依然在日复一日地加大。

  近年来,“听证”已经越来越多地被提起,一些涉及老百姓利益的问题,也开始通过听证来决定。笔者认为,城市建设规划也需要引进听证机制。显而易见,一个城市怎么样规划和建设,无疑是同当地群众利益紧密相连的。因此,理应让群众拥有更多的发言权,而且在听证过程中要防止形式主义。虽然城市规划具有一定的专业因素,但这并不会妨碍引进听证机制,因为拆与建多听听老百姓的意见,并没有坏处。(新京报)




    主管:长春新闻网 主办:http://www.whds.org.cn

    邮编: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