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靠谱的评论在哪里

  有一则药品广告说:“不看广告看疗效。”意思不错,但问题是不服上一剂,怎么知道疗效?即便自己不吃,恐怕也要问问吃过的人效果如何。但如果吃了药才发现不对劲,可就没地儿买后悔药去了。

  如今文艺领域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许多观众在看了网络上的评论之后,走进影院却发现评论里写的“各种好”根本没影儿;根据报刊上的书评买了本书,结果大失所望。更奇怪的是,有的作品在网络上的打分一会儿是接近满分的高分,一会儿却又变成了不及格的一两分,让人无所适从。据报道,这是“”在作怪。电影《王的盛宴》、新译图书《小王子》等先后爆出涉嫌使用“”,影响受众选择。

  西谚有云:“骗我一次是你的错,骗我两次是我的错。”“水军”的泛滥只会使读者警惕网络评论,不再轻易上当。因此,与“”相比,大众传媒上的文艺评论的问题更应引起重视。

  近十年,我国媒体的一大变化是普遍重视评论,网络评论更是活跃,就连《新闻联播》也增设了评论栏目。但这些评论绝大部分是时政评论和社会评论,与之相比,文艺评论就显得颇不景气了。这一点从许多报刊的文化版、副刊纷纷变成文娱版这一名称的变化上就不难看出。文艺批评更偏向于娱乐性,真正从艺术创作角度检讨得失、评析优劣的评论文章反倒不多见。有些文艺评论难逃“红包评论”、“人情评论”、“圈子评论”的嫌疑。

  同时,传统的文艺评论杂志和报纸的发行量日渐下降,对普通大众的影响力已经微乎其微。网络作为信息渠道的重要性日益突出,但受商业利益的影响,网络评论的可信度和可靠性一直颇受质疑。这一切都严重影响了文艺评论在群众中的声誉,影响了评论提升创作的作用。

  现在每年新出图书20多万种、影片700多部、电视剧3000多部,各类音乐会、演唱会不计其数……文化产品的极大丰富,使如何选择成为令广大观众和读者颇感头疼的问题。文艺评论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沙里淘金,把值得关注和欣赏的作品及时推介给受众。但文艺评论阵地的缩减和质量的下降,使读者不时发出“靠谱的评论在哪里”的疑问。

  因此,大众传媒应该把文艺评论建设作为媒体公信力建设的一个重要抓手,给文艺评论保留一定的版面和时段。在网络时代,获取信息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理解信息。近年来,解释性报道和时评的红火正是传统媒体应对网络挑战、更好满足读者需求的努力。显然,生动活泼、富有真知灼见的文艺评论也是在为读者解读信息,一定会受到读者的欢迎。

  同时,应该提倡大家名家特别是创作者自己动手写评论。因为对创作甘苦有切身体会,创作者的夫子自道往往能深入到艺术规律的深处。美国作家斯蒂芬·金曾写了一本《论写作》,其生动真实、诙谐潇洒的文笔令人赏心悦目,不比读小说差。反观国内,已经成名的文艺家罕有在大众媒体上开设评论专栏的,缺乏权威性的文艺评论已经成了国内媒体的通病。版面缩减、网评注水、名家缺席……难怪读者难觅“靠谱的评论”。

  罗援父亲罗青长逝世现身凤凰古城澳大利亚博物馆被盗奥巴马4月23日访日习国安委会议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国航供机上宽带服务俞可平求是杂志刊文硕士生在少林寺就业胡德平访日见安倍李代沫已正式批捕韩国客轮沉没美媒称中国妨碍搜救华润董事长否认贪腐一季度GDP




    主管:长春新闻网 主办:http://www.whds.org.cn

    邮编: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