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吃中国饭:熟练使用筷子、掉在桌上的

  在哈瓦那,外国使节能够经常见到卡斯特罗主席,因为凡有外国元首或政府首脑应卡斯特罗的邀请到古巴访问时,古巴外交部都会通知使节参加迎送仪式,甚至欢迎宴会,但能与他说上几句话,特别是单独谈话的却并不多,能邀请到他来做客的则更是少而又少了。幸运的是,我在哈瓦那的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得以多次在使馆内宴请过他,还在古巴的主席府(即宫)和国宾馆里数度与他共餐,主要原因是他对中国的感情和想更多了解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愿望。但是,卡斯特罗主席第一次参加我的宴请时却并非是当天宴会的原定主客。

  我早就听说,卡斯特罗主席很懂得烹调,也很爱吃中国饭。他在青年时代,常常自己下厨房做饭,就连与弟弟劳尔•卡斯特罗一起被关押在青年岛的监狱期间,也经常自己做饭,并逼迫劳尔多吃饭,以为保养好身体。20世纪80年代后期,中古关系开始改善,他曾数次应邀到中国使馆做客,每次都会问及中国饭菜的做法和特点。在我去古巴赴任之前,我就曾反复考虑过如何能邀请到他及如何为他准备菜单等问题。但是,我在哈瓦那第一次请到卡斯特罗主席却完全是不期而遇,既令我十分惊喜,又让我感到非常意外。

  1993年10月30日,也就是我首次受到卡斯特罗主席接见后不到一周的日子里,我邀请我认识较早且有过几次交往的古共中央局委员、古巴国务委员会、古巴部长会议执行秘书(相当于常务副总理)拉赫全家到使馆吃午饭,由头是为他庆贺45岁生日,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宴会的当天上午,拉赫给我打来电话说,卡斯特罗主席也有意参加午宴,问我行不行。对我来说,卡斯特罗主席能来使馆做客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我当然感到高兴,当即表示非常欢迎,并马上对午宴的安排重新作了必要的调整。因为能够用于准备的时间很短,已经无法按照我对卡斯特罗饮食习惯的初步了解重新进行安排,调整只能比较简单。不过,我早就听说他比较喜欢吃中国的松花蛋和糖醋鱼,我倒是在调整中把它们包括进去了,因为这两样东西比较容易找到。

  从古巴胜利开始,美国对卡斯特罗大约策划过700次的暗杀活动,这引起古巴对卡斯特罗安全保卫的高度重视。拉赫得到我欢迎卡斯特罗参加午宴的答复后,很快就有负责安全工作的人员来到我们使馆,做了从场地到饭菜的细致检查和询问。我还注意到,使馆所在的街区也突然增加了不少警卫人员。到了约定的时间,卡斯特罗和拉赫一家人一起准时到达使馆,我确实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

  卡斯特罗主席来后对我说,今天你请的是拉赫一家,我自认为也是他的家庭成员,所以自己就来了,没有超出你的邀请范围。下次你请我时,我也会把他带来。这样,我们就可以多到你这里来吃上几顿美味、地道的中国饭。当然,除了吃饭,我们还想听听关于你们国家的新闻。他的开场话语逗得大家大笑不已,也把相互间的感情拉得更近了许多。

  对卡斯特罗的第一次宴请,使我有了许多感悟,特别是对他关心的事务、他的渊博知识和不摆架子的亲和力、幽默感有了一些初步的直接感受,为后来我同他的深交奠定了必要的良好基础。可能,我留给他的印象,包括我的表达、谈吐,还有我的西班牙语能力和对烹饪的知识,是积极的、肯定的。我在新华社巴拿马分社工作期间,曾为同事做了将近两年的烹饪工作。虽然人少,饭菜也相对简单,但应该说对烹饪并非是一无所知。此外,我在其他地方工作中,为了宴请重要宾客的需要,也多次对中国的烹饪和厨艺做过多方面的了解,包括流派、起源和一些著名菜肴的基本做法和相关典故,还知道不少中餐里的菜和汤应在什么样的温度下品尝味道更宜,所以能够大体上进行介绍和回答卡斯特罗关于中餐的一些提问。我记得,在那次宴请过程中,由于是第一次以主人身份与卡斯特罗同桌共餐,我主动将每道菜向他做了简单介绍,还回答了他的关于饭菜和中餐的提问,期间他频频点头称是,看起来甚感满意。

  吃饭中,我发现卡斯特罗能够正确、熟练地使用筷子,加之中餐没有大块的食品,他从不动刀叉,喝汤也是先用筷子将汤里的固体物品夹起来吃掉,然后端起汤碗将汤喝尽。卡斯特罗还很注意节约,不仅“光盘”,连掉在饭桌上的饭菜也会捡起来放到嘴里。一个让世人普遍感到非常威严的人,在饭桌上却有如此的举动和表现,让我有点意外,也让我对他更加尊敬,感到更加亲切。

  徐贻聪,1938年10月生于江苏淮阴。1963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今北京外国语大学)。曾任外交部美大司、拉美司副司长,中国驻厄瓜多尔、古巴、阿根廷等国大使。现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兼名誉理事、外交笔会理事。

  本书卖点 此书是“外交官亲历丛书”之一,此丛书是曾经担任中国外交官的多位作者亲自撰写的与当代世界著名人物的交往实录,以及对这些国际风云人物所作重大决策的评议。各书将附有前外交部领导、各国驻华使节的序言,以及大量珍贵史料图片。

  编辑推荐 作者与古巴卡斯特罗由仅闻其名而亲见其人,并成为要好的朋友。本录了作者安排中国国家与卡斯特罗晤谈的过程和见闻,安排卡斯特罗访华的经过,对卡斯特罗治下的古巴的感受,与卡斯特罗的多个“初次”:初次拜访、初次宴请、初次求情……,以及卡斯特罗为作者和古巴将军当裁判、签署“徐贻聪黄瓜”证书等趣闻轶事。

  本录了作者同古巴卡斯特罗的16个“初次”,即:“初闻”“初感”“初见”“初领”“初访”“初请”“初接”“初交”“初求”“初委”“初卡”“初受”“初辞”“初陪”“初遇”“初询”,以“讲故事”的方式,叙述了作者同卡斯特罗绵延50余年的直接和间接交往。




    主管:长春新闻网 主办:http://www.whds.org.cn

    邮编: 地址: